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隨筆四

我是一間公寓的管理員,應該說是警衛比較恰當。

我每天都在公寓的中央通道的警衛室那,看著形形色色的人進出。

其中一人便是你。

你每天都拿著公事包,臉色匆忙的進出。

有時候甚至還是用跑步的方式跑出去。

我僅僅只是看著你。僅僅而已。

從未想過和你攀話。




直到那天,你因為跑得太急而摔倒,手中的資料散落一地。

「你沒事吧?」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第一句話。



隨著時間流逝,我漸漸知道有關你的一切。

你總是來不及吃早餐,所以我在買自己的早餐時,都會順便買你的份,讓你經過警衛室時能帶走。

你喜歡動物,尤其是小小的又毛茸茸的那種。你那天經過警衛室,看到我懷中的小貓時的眼神,我忍不住當場笑出來。而你則是滿臉通紅。

你喜歡熱牛奶,但是更喜歡熱蜂蜜牛奶。你說蜂蜜甜甜的很好吃。我忍不住回答說是用喝的才對。你笑著回說別在意那麼多。

你有一對愛操心的父母,總是打電話來問你過得好不好。你每次都很有耐心的回答。他們最常問的是你什麼時候要帶女朋友回去。


你……。

你……。


我腦袋裡揮之不去的都是你。

都是你。




有天,你拿了袋東西來給我。我收下了。

趁著比較清閒的時候打開看了。裡面是一盒我一直想嘗嘗的糖果和一封信。你還記得我曾經說過的。

心裡好暖。

但是我卻沒拆信。




接下來的日子裡,你每天都送我一袋的糖果。住在二樓的林阿嬤都開始在笑我像個小孩似的。因為我的桌子上滿滿都是你送的糖,而信則是被我收進了上了鎖的抽屜。

日復一日,日復一日。

桌上已經快放不下糖果了。

看著桌上那快被糖果淹沒的日曆,我和你相識的日子也滿了一年半。不由自主的在內心裡感嘆時間過真快。

「喂。」

聽見你的聲音從窗外傳來,我抬起頭。你滿身濕淋淋的站在那。我錯愕了,慌慌張張的拿毛巾衝出門去幫你擦乾身子。你沒有閃躲,靜靜的抬起手,把袋子遞到我面前。

「這次,請把信看完。」

堅毅的眼神直視著我,內心裡湧出做賊心虛的感覺。

你將袋子用力的塞進我懷裏,跟平常一樣的奔跑著上樓。




我還是沒看信。



從跟你住在同層樓的女士那知道了,你即將搬走的事。你升職了。將到國外去,多久回來一次?不知道。

你跟那天一樣站在窗外。

直視著我。

我們都沒說話。

「我的寶貝兒子。」

年邁的聲音打破我們之間的寧靜,一位老婦人踩著蹣跚的步伐走了過來。她抱住了你。我猜想,那就是你的母親。

她特意從鄉下坐火車來找你。

你慌張的帶著她上樓。當然是坐電梯。

轟隆轟隆的汽車引擎聲靠近,搬家公司的人來了。工人們魚貫的走進公寓,準備搬走你的家具。我淡然的看著。

信依舊被鎖在抽屜裡。

過了段時間,你需要搬的東西都搬得差不多了。你扶著你的母親走出電梯。

「再見。」

這是我在你經過窗外時對你說的話。

你的眼神中帶著哀傷。但沒停下腳步。只是慢慢的、慢慢的,陪著你母親一起坐上計程車。

你離開了。

我的心也離開了。

當天晚上我換班回家後,我哭了。抱著你寫的信大哭。

不是我不想拆開你的信,而是我害怕。

我害怕在信裡,看到你說你愛我。我害怕在信裡,寫得不是你愛我。我害怕,我和你之間的平衡會被破壞殆盡。

我害怕。

我害怕。可是你卻不知道。

即使信裡真的是寫著你愛我。

我也不會做出任何回應。

因為這世界。

是不會認同我們的。

我們是不會被祝福的。

我不如同你那樣的堅強。

因為我害怕。

我害怕。




我、害怕。你會受到傷害。

评论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