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蠢臉把沒發到的圖一次發完

手機版本是不是有更新啊……突然不會發文了,弄了五分鐘才好【蠢臉看著手機

話說我每次都忘了要更新湯不熟以外的部落格(゜-゜)

徵求SU同好~。【蹦跳

氣味(短篇)

*可能OOC?

*江雪迷戀依賴有。

*審神者打醬油有。


「那,就麻煩你帶隊遠征了。」


審神者看著跪坐於前的宗三。對方只是笑笑的說這樣行嗎?


「當然行啊。不過都出去這麼多次了,也改改詞句吧?」


宗三笑而不語。


審神者也只能聳肩表示無奈。然後做好準備迎接接下來日子裡的反差。


─────────────────


碰的一聲,江雪又撞到了柱子。


比起有著夜盲的審神者撞得更頻繁,還是24小時持續型的。


不管是畑當番還是馬當番,甚至是手合時,江雪總是在晃神。


將作物當雜草拔掉,被馬兒咬住長髮當糧食嚼,手合到一半踩到衣擺跌倒。唔,應該說是撲地比較符合。...

極短篇─氣味

*半夜突發,腦袋昏沈,勉強算是糖?

*結尾奇妙。


江雪這幾天感覺有些不對勁,似乎是少了什麼。


即使做著最喜歡的畑當番,也無法剃除掉這種感覺。


留在家的小夜察覺到了,有些擔心的詢問是否身體不舒服,江雪搖搖頭說沒事別擔心。


心中缺少了一塊。


直到遠征隊伍回來,宗三拿著土產要給小夜而經過江雪身邊時,江雪才注意到是缺了什麼。


從宗三身上能聞到清淡的櫻花香味。


已是不能從心中拔除的存在。

問卷啊啊啊阿。

 @formaguin 

短篇

*腦洞的其中一小段。

*長篇無能啊無能。

*嘖,昨天忘了補標籤。


「喂。」


「你真打算改變歷史嗎?」


全身穿著白皙的歷史修正刀男看向已經半墮的小夜左文字。


小夜聞言抬起頭看過去。


「不許阻止我。」


殺氣騰騰的模樣,如同惡鬼一般。白色的刀笑了,差點從樹上摔下去。


「阻止你?我巴不得你趕快墮落,成為我們的手下。」


嘲笑的語氣,因為笑得太過頭而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


嘗試新寫法。

*其實是寫文寫到了瓶頸,轉換下心情。

*手機無法添加標籤,回家再標上其他標籤。


夜色漸濃,月娘也慢慢的升上天空。


你獨自一人坐在房門前的廊上。


夜視力不好的你此時還不肯去睡,你煩惱著目前與你同住的那兩人,不,應該說是兩刀劍。


習慣服侍別人的你,不習慣他們對你的態度,你自認自己不是當主人的料。


許多想法轉啊轉,在腦中形成漩渦,轉到你想吐。然而從廚房傳來的吵雜聲打斷了你的思考。


嘔吐感還在,你茫然的站起,不明白此時怎會有人還在廚房。出...

雙馬尾不舔舔嗎!!【被小夜揍
覺得只有一顆頭的團子也挺可愛的......。【認真

審神者的末路─小狐狸的最後

各種bug。 

未來也許會重新再整理重打一次。 

刀子什麼的請小心食用。 

ps, 原本只是用來毒茶自己跟某朋友,最後被勸說丟上來。我也真的丟上來了。(((你個沒原則的




「任務結束。審神者已成功送還現實。」


對著眼前螢幕上的人這麼說著。


黃色小尾巴在身後甩啊甩,有些可愛。


「辛苦你了。編號152377。」


「這是我應該做的。」


小小的圓眼睛轉啊轉。


「接下來應該沒事了吧?我能到...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