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短篇

*腦洞的其中一小段。

*長篇無能啊無能。

*嘖,昨天忘了補標籤。

 

「喂。」

 
 

「你真打算改變歷史嗎?」

 
 

全身穿著白皙的歷史修正刀男看向已經半墮的小夜左文字。

 
 

小夜聞言抬起頭看過去。

 
 

「不許阻止我。」

 
 

殺氣騰騰的模樣,如同惡鬼一般。白色的刀笑了,差點從樹上摔下去。

 
 

「阻止你?我巴不得你趕快墮落,成為我們的手下。」

 
 

嘲笑的語氣,因為笑得太過頭而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

 
 

小夜瞇著眼,轉身準備離去。

 
 

「喂。」

 
 

白刀叫住小夜。

 
 

「你真打算改變歷史?讓那女人繼續活下去?」

 
 

眼睛冒著火炎的小骷髏龍在白刀身旁繞來繞去。白皙的眼中倒映著小夜的身影,就像是看透了一切一般的眼神。

 
 

小夜有種想挖出對方雙眼的衝動。

 
 

「你是小夜嗎?」

 
 

白刀突然問了一句。

 
 

被問的人愣了一下。

 
 

「修改了歷史,你還會是小夜左文字嗎?」

 
 

收起了笑臉,白刀直盯著藍色的雙眼。

 
 

「你,是誰呢?」

 
 

像是要被吞噬一般,小夜迴避了白刀的眼睛,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

 
 

可白刀可不打算放小夜走。

 
 

「吶,修改了歷史之後,你還會存在嗎?」

 
 

從樹上一躍而下,輕快的跳走到小夜身旁,白色的眼睛瞪得很大。

 
 

「你不是小夜吧?」

 
 

「吶?回答我啊。」

 
 

「左文字?」

 
 

「吶,左文字!」

 
 

一道亮光閃過,白刀的鼻梁上出現了血紅的傷痕,他哇哇大叫的跳到一旁。給予傷痕的小夜表情很差。

 
 

「怎麼了?怎麼了?你生氣了嗎?左文字。」

 
 

如同在找死一般,白刀不斷的說出刺激小夜的話語。

 
 

「啊啊,也是呢。你不是小夜左文字。只是把左文字呢。一個把愛著自己的所有人都拋棄了的左、文、字。」

 
 

「你,要捨棄掉歌仙兼定嗎?」

 
 

熟悉的名字自白刀口中被吐出,小夜一把將短刀抵在對方脖上。

 
 

「你明明在意的不是嗎?」

 
 

面對脖上被抵著刀的情況白刀豪不畏懼,只是笑笑的看著小夜。

 
 

「既然在意又為何要捨棄。」

 
 

「過去已是過去,是過去塑造了現在的你,是過去引領你與愛你的人相遇,並且愛上被過去塑造出來的你。」

 
 

「那是你活著的證明。」

 
 

「改變歷史是不明智的,放棄吧,被愛著的小夜左文字。」

 
 

身為太刀的白刀推開小夜拿著短刀的手,直起身子,居高臨下般的低頭看著半墮的小夜。

 
 

「你,還沒有絕望到那種地步。」

 
 

從白刀身後竄出為數眾多的骨頭龍,一隻一隻的咬上小夜的身子。來不及躲避的小夜只能這樣逐漸被白色給淹沒。


 
 

沙沙,沙沙。

 
 

穿著紅色衣裝的少年從樹林中走出,白刀正蹲在石頭上看著被丟在遠處的小夜左文字。

 
 

「……違背命令了喔,白。」

 
 

少年說著。

 
 

白聽見他說得話而轉過頭。

 
 

「還不是時候。現在,還不是。紅寶石。」

 
 

被稱為紅寶石的少年走到白的身旁蹲下。遠處的小夜左文字被同伴發現,昏迷的他被驚慌的紫髮男子抱走了。

 
 

「明明就被愛著不是嗎……。」

 
 

白嘟嚷著。

 
 

「好不容易能夠自由行動,憑藉自己的意志行動,為何還要如此執著於過去呢?傻短刀。」

 
 

白色太刀站起,轉身離去。被留下的紅寶石看了看小夜再看了看白的背影。

 
 

數量眾多的骨頭龍咬在白的身上,雖然是在衣袍之下,卻因數量實在太多而遮蔽不住。

 
 

眼睛是紅色火炎的骨頭龍從紅寶石的袖子竄出。

 
 

「你自己,不也一樣嗎……。」

 
 

紅色骨頭龍咬上紅寶石的手。眼神一瞬間改變。

 
 

「你這個只打算自己承擔一切,要求我不要插手的你。根本就是半斤八兩啊。傻、子!」

 
 

嘆氣。

 
 

紅寶石只能默默看著這一切。

 
 

-end-

 

评论
热度(1)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