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氣味(短篇)

*可能OOC?

*江雪迷戀依賴有。

*審神者打醬油有。


「那,就麻煩你帶隊遠征了。」


審神者看著跪坐於前的宗三。對方只是笑笑的說這樣行嗎?


「當然行啊。不過都出去這麼多次了,也改改詞句吧?」


宗三笑而不語。


審神者也只能聳肩表示無奈。然後做好準備迎接接下來日子裡的反差。


─────────────────


碰的一聲,江雪又撞到了柱子。


比起有著夜盲的審神者撞得更頻繁,還是24小時持續型的。


不管是畑當番還是馬當番,甚至是手合時,江雪總是在晃神。


將作物當雜草拔掉,被馬兒咬住長髮當糧食嚼,手合到一半踩到衣擺跌倒。唔,應該說是撲地比較符合。


小夜看不下去,將江雪趕到房裏,不讓人做任何事情,嚴令江雪不準去幫倒忙。光是作物被拔起就讓小夜抓狂。


身為始作俑者的審神者聽聞這些情況只能搖搖頭。


「你們也該習慣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是嗎?」


被潑了一身水的和泉守差點沒上前和審神者手合,被一旁的歌仙以不雅為名義給踢出審神者的房間。


無辜的審神者想哭訴還沒地方能哭,總不能讓刀劍一直待在本丸不出去吧。悶都悶死了。


這種雞飛狗跳的情況直到宗三回來才停止。


「主人我回來了──!」跟著一起出去的今劍跳撲上在門口迎接的審神者。很快的就發現不對。


「……主人,你黑眼圈好重?」


迷糊到忘了戴上面罩就出房門的審神者沒有回應,直接抱著今劍往後躺,被岩融接住,發出一陣陣累到睡著時才會發出的鼻哼。


拿著要給小夜的土產的宗三,優雅的從一旁走過。後頭跟進來的刀劍看見睡死的審神者,都一臉習以為常的表情。


知道今天遠征隊伍回來的小夜拉著江雪在房裏等,內番全交給其他人去做了。


房門被拉開,一瞬間彌漫一股淡淡的櫻花香。


小夜善解人意的起身直接拿走宗三手上的土產,出了房門,將房間留給兄長們。


順便在離開前貼張寫有請勿打擾的紙在房門上,接著就去進行畑當番了。


房內的江雪將宗三抱個滿懷,深深的吸聞對方身上那令人留戀的香氣。


那是一種會讓人中毒上癮的味道。


僅僅只是片刻分離,也讓人心煩意亂。


─────────────────


事後審神者睡了三天,差點讓這次的近侍刀─五虎退誤以為審神者要死掉了。


-完-


评论(2)
热度(27)
  1.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聖柳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聖柳 转载了此文字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