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嘗試新寫法。

*其實是寫文寫到了瓶頸,轉換下心情。

*手機無法添加標籤,回家再標上其他標籤。

 

夜色漸濃,月娘也慢慢的升上天空。

 
 

你獨自一人坐在房門前的廊上。

 
 

夜視力不好的你此時還不肯去睡,你煩惱著目前與你同住的那兩人,不,應該說是兩刀劍。

 
 

習慣服侍別人的你,不習慣他們對你的態度,你自認自己不是當主人的料。

 
 

許多想法轉啊轉,在腦中形成漩渦,轉到你想吐。然而從廚房傳來的吵雜聲打斷了你的思考。

 
 

嘔吐感還在,你茫然的站起,不明白此時怎會有人還在廚房。出於好奇心,你摸著一旁的牆走到廚房去,中途撞了幾次木柱。

 
 

廚房裡點著燈,熟悉的聲音從裡面傳來。是你的初始刀及初鍛刀。

 
 

紫髮的歌仙手裡拿著鍋子及鍋鏟,一臉難過的看著小夜手上盤子裡黑糊糊的物體。

 
 

咕嚕咕嚕的聲音迴盪在廚房。

 
 

你想起了一件事情。

 
 

刀們的身體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像人類,最初他們不會覺得餓,然而今日已是他們誕生的第三日。

 
 

身體大致上成熟了。

 
 

你覺得有些懊惱,此時此刻更覺自己沒用。

 
 

小夜動手吃起了黑糊料理,歌仙慌張的想阻止,被以不能浪費食物的理由給打到一邊去。

 
 

跟弟妹們一樣。你這麼想著。

 
 

你將死去的弟妹們的身影重疊在他們身上,當時他們也是餓了可你因工作太晚而睡死在地板上,為了讓你多睡些,他們自己去弄了食物,做出來的也是黑糊糊的料理,同樣以不能浪費食物為理由硬是吃掉。

 
 

10幾年來,你第一次哭了。

 
 

自從他們死後你從沒哭過。

 
 

用袖子將淚拭去,你進入廚房,在小夜一臉錯愕的看著你時將那盤料理抽走,放到一旁。簡單的挑了幾把青菜,處理後洗淨,開始了煮飯事業。俐落的煮出四菜一湯,清淡的。

 
 

你面無表情的把兩刀劍趕去一旁吃飯,自己收拾起廚房,最後將那盤黑料理吃掉。

 
 

等到他們吃完,你一手抓住歌仙的領子,把人拉到爐台前,開始手把手的教起煮飯炒菜。

 
 

對於你的積極,兩刀劍表示驚訝,畢竟你之前都是採取了近乎是無視的態度。

 
 

你沒有解釋。

 
 

只是默默的教導著。

 
 

直到了早晨才回房睡覺。

 
 

-end-

 

评论
热度(5)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