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審神者的末路─小狐狸的最後

各種bug。 

未來也許會重新再整理重打一次。 

刀子什麼的請小心食用。 

ps, 原本只是用來毒茶自己跟某朋友,最後被勸說丟上來。我也真的丟上來了。(((你個沒原則的




「任務結束。審神者已成功送還現實。」

 
 

對著眼前螢幕上的人這麼說著。

 
 

黃色小尾巴在身後甩啊甩,有些可愛。

 
 

「辛苦你了。編號152377。」

 
 

「這是我應該做的。」

 
 

小小的圓眼睛轉啊轉。

 
 

「接下來應該沒事了吧?我能到處走走嗎?」

 
 

賣萌的表情讓螢幕中的人有些想掩面,當初設計的明明不是這樣子的個性。

 
 

「是沒事了…但是…」

 
 

「耶!好!我走了!」

 
 

歡快的步伐,迅速的鑽進連接其它時空的洞口,把還沒說完話的人給拋在腦後。

 
 

「喂!我還沒說完呢!152377!」

 
 

短短的小腳腳踩在白色的地板上,運行體內名為結界的程式,在四周建立起無人的空間。

 
 

「在─哪裡呢?」

 
 

愉悅的哼著歌,經過一扇又一扇的房門,仔細查看牆上的指標,最後在一間靠近角落的房間門前停下來。

 
 

輕巧的往上一跳,壓下手把打開門。從門縫鑽進房間,用後腳關上門的同時將結界固定在這房間。

 
 

潔白的窗簾隨風飄蕩,許些花瓣從窗口飄進房間,落在純白的床上。

 
 

固定頻率的嗶嗶聲響讓人心安,慢步到床邊,先是跳上椅子,再跳上床。熟悉的面容上罩著罩子,各式各樣的細管連接著身體和儀器。

 
 

雖然知道眼前這人身體不舒服,卻還是踩上他的身體,趴坐下來,有些重量的身軀讓那人醒了過來。

 
 

「……你沒事吧?」

 
 

自己最初的任務就是挑選並引領審神者,照常理來說,是從自己那個百年後的世界裡挑選的才對。穿越隧道時,不知為何的發生異變,愣是被丟到這個時代。

 
 

迷迷糊糊的在這棟建築物的屋頂醒來,大大的耳朵就聽見他的聲音。

 
 

想出去玩。想在外面奔跑。

 
 

簡簡單單的願望,牽動身體內的電路,不知不覺的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前進。就看見了無法移動只能躺在床上的他。

 
 

硬要說的話大概算是一見鍾情?不對,那是戀愛。

 
 

第一眼看到他就決定我未來帶領的審神者就是他了!大略是這樣,為了讓他當審神者我甚至還去總部大吵大鬧,最後成功讓他成為審神者,允許我將他的意識帶領到本丸去,並給予新的替代身體。

 
 

詢問他要不要當審神者的時候,他一點反對都沒有,興奮的亂動想摸我尾巴。

 
 

在他成為了審神者後的某天我有問過他,為什麼這麼坦然甚至是積極的接受了呢?

 
 

因為跟著你總比躺在床上好,即使是騙局,獲得最大利益的也還是我。

 
 

我離開了那裡。

 
 

那張代表不自由的床。

 
 

下意識的我捲縮成一團,聽著審神者的心跳聲。完成任務時體內的某些程式也被移除,心聲已經沒辦法再聽見。

 
 

撲通撲通,心跳聲變得微弱後開始逐漸加快。耳朵緊貼在他身上,所以聽的很清楚,一直以來都很喜歡的人的時間要到了。

 
 

我所趴著的胸口激烈的上下移動,急促的呼吸聲刺激著耳內的線路,原本令人安心的嗶嗶聲響也變得刺耳,擾亂了內心。

 
 

現在,我還能為你做些什麼呢?

 
 

腦袋裡思索著站起身,一不小心腳滑,直接掉在審神者的手上,瘦弱的手掌反射性的收縮,觸碰了我的臉頰。

 
 

人類在面臨死亡時會慌亂失措。

 
 

忘了是何時聽過的話語。在心中,我知道我現在應該做什麼了。

 
 

輕輕的蹭了蹭那快失去力量的手掌。這將會是我初次,也是最後一次對他使用那個程式。

 
 

擾亂記憶、情緒和思緒的程式,原本應該是要在離開本丸前對審神者使用的。為了避免他們太過於痛苦。現在,也是為了避免審神者的痛苦,為了不讓他害怕前行──。

 
 

「我會陪著你的。」

 
 

模擬出清光的聲音。

 
 

「沒事的,沒事的。」

 
 

「我在這裡。」

 
 

哪裡也不去。

 
 

小腳抱住審神者的手,緊緊的,不放開。可以感覺到那手回握住,沒有很用力,因為已經邁向了終點。

 
 

嗶嗶聲化為了連續不斷的警示聲。

 
 

結界依然維持著,沒有任何人來打擾他的離去。

 
 

回到了未來。

 
 

小小的腳步依然快速,圓圓的眼睛轉啊轉,像是剛散步回來似的。

 
 

輕巧的跳啊跳的,尾巴也左右搖擺著。

 
 

回到了屬於自己的小房間之中。

 
 

『吶。你,想成為審神者嗎?』

 
 

跳上了小床,繞啊繞,捲縮成一團躺下。

 
 

『好啊,對了,我能摸摸你的尾巴嗎?』

 
 

小爪子從尾巴下伸出,摸索著,直到觸碰到某個硬硬的東西,將其抓起,扣到了耳朵上。

 
 

『以後你就是要在這裡生活了…等等!聽我說話啊!不要亂跑!』

 
 

輕輕的閉上眼。耳朵也垂了下來。

 
 

『謝謝你!我好喜歡這裡!』

 
 

嗡嗡的機體運行聲消失了。

 
 

『小狐狸。』

 
 

『真的很謝謝你。』

 
 

不客氣。還有,我才是真的要謝謝你的那一邊。

 
 

我的審神者。

 
 

----------------------------

 
 

「152377!真是的!回來了就跟我說一聲啊!害我被上司罵了。」

 
 

「嘛嘛,那傢伙又不是第一次這樣了。」

 
 

「唔──!152377,我──咦?」

 
 

「喂喂,你別不敲門就直接探頭進去啊!……怎麼了嗎?」

 
 

「……。」

 
 

「喂?」

 
 

「沒事,牠只是睡著了。」

 
 

「睡著了?」

 
 

「好了,走啦!」

 
 

「等、等等,是你抓我來的吧!」

 
 

「走啦!」

 
 

152377的房間,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被打開過。

 

评论
热度(1)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