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審神者的末路─回歸現實

各種bug。 

未來也許會重新再整理重打一次。 

刀子什麼的請小心食用。 

ps, 原本只是用來毒茶自己跟某朋友,最後被勸說丟上來。我也真的丟上來了。(((你個沒原則的

 

呼吸很困難。

 
 

身體也很沉重,無法移動半分。

 
 

小狐狸趴坐在我的身上。

 
 

「……沒事吧?」

 
 

牠用擔心的語氣問著,身為機器的牠沒辦法體會這種痛苦,但能從表情上看到。

 
 

殘破的身體讓我無法回話,勉強的牽動嘴角露出笑容。

 
 

嗯,沒事,早就已經習慣了。

 
 

無法說出的話語在心裡迴盪著,不知道小狐狸有沒有聽見。

 
 

黃色的身影完全捲縮在身上,不能移動頭部,沒辦法抬頭看牠怎麼了。

 
 

我啊,很感謝你啊。你讓我有了一段很美好的回憶。

 
 

心臟的跳動變得微弱。

 
 

雖然分別什麼的讓人很痛苦。但好歹也是有好好道別……好啦,其實一開始是真的沒打算道別啦,想把一切埋藏在心裡,不想看見他們哭泣的表情。

 
 

霹靂啪啦的想著一堆話,睜著的眼睛感覺到視線開始模糊。

 
 

無法再想其它的東西。

 
 

肺部開始吸不進氧氣,大口大口的換氣,還是感覺不到氧氣有進入肺。

 
 

呼吸困難。尖銳的嗶嗶聲迴盪,檢測心跳的儀器螢幕上的線快速的上下跳躍。

 
 

也許是小狐狸故意屏閉了這個病房,醫生護士都沒有衝進來進行急救。

 
 

大家……好想再一次……一起……。

 
 

視線陷入黑暗。

 
 

「我會陪著你的。」

 
 

不曉得是不是自己因為缺氧造成的幻聽。

 
 

清光不可能會在這裡。

 
 

「沒事的,沒事的。」

 
 

溫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

 
 

「我在這裡。」

 
 

熟悉的語句讓我想起剛進本丸沒多久,到處亂跑,結果在進到倉庫時,不小心把東西弄倒,擋住了門。

 
 

唯一的光線來自於高處的一扇窗戶。到了夜晚,微弱的月光無法照亮整間倉庫。自小就討厭黑暗的我,瑟瑟發抖的窩在最接近門的雜物堆那。淚珠不斷滑落。

 
 

直到出陣回來的清光和小夜因為到處都找不到我而大聲呼喊著我的名字,我才大聲哭出來說我在這裡。

 
 

門前的大量雜物堆被兩人合力的丟出倉庫外,清光氣急敗壞的要罵出聲來,被我那哭得滿臉都是淚水的臉给堵了回去。

 
 

他無奈的抱住我。說著沒事了,一邊輕輕拍我的背。就像在安慰小朋友。

 
 

好溫暖。感到心滿意足。

 
 

手掌微微握緊,握住清光的手。

 
 

現在的我,不害怕死亡。

 
 

儀器上的線在這瞬間變為直線。

 
 

END

 

评论
热度(1)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