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莫名奇妙的母親節腦洞。



「母親節……母親嗎……。」


獨自一人佇立於庭中,微風吹動藍色的髮絲,思緒飄向了遙遠的過去。


那時正值飢荒,為了有錢買糧食,我被選中了。


還記得被那人抱於懷中,她手中牽著小主人,為了將我賣掉換取金錢而在山裡趕路著。


被主人給賣掉固然是一種痛。


但令我更加痛苦的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是山賊還是浪人呢?早已忘卻那人的身分。唯一記得的是,他用手中的刀刺穿了她的胸口。


區區一名婦人要如何用短刀對付一名不知揮舞刀劍多久了的浪人?


答案是,死去。


飛舞的鮮紅色深深烙印在靈魂上,刀柄也在相互的爭奪中被石頭所劃傷,小主人的哭喊聲迴盪在記憶之中。


僅僅只是把短刀的我,只能袖手旁觀。因為根本就無法出手相助。


在那之後的生活,可以說是最厭惡的時期。那人將我刺入無辜之人的心臟,劃傷了柔弱無助之人的身體,不是為了守護,只是為了掠奪。


可我連反抗也做不到。


任由著罪惡疊加在自己的靈魂之上。


日覆一日,看著月亮和太陽相互交替,麻木的內心無法再做出任何反應。淚也不可能流出,最終選擇了閉上眼逃避事實。


『左文字……。』


閉上的眼因熟悉的聲音而睜開。刀身被輕柔的觸碰著,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面容映入眼中。


長大成人的小主人,眼中帶著悲傷,口中不斷唸著。


為什麼會在這呢?我不知道。但是有件事我是知道的。那就是我的心中又燃起了希望,隨之湧出的是深刻的黑暗欲望。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那個人!


讓我復仇吧!


『讓我復仇吧。』


交疊合一的想法,一瞬間讓所有一切都劃下句點。


『母親……我為您報仇了。』


溫熱的鮮血沾滿全身,此刻的心靈是滿足的。靜靜的躺在小主人的手中,火紅的顏色占據那已死去之人的住所。





「……母親節快樂。」


那模糊的身影和笑容,依舊深植在心中。


评论
热度(1)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