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腦洞滿滿

*貌似是霧野X狩屋?

*總之就是亂七八糟的。


天氣晴朗。


暗紅色的天空沒有一絲的白雲。陽光依舊是微弱到能看清東西但不刺眼。


今天輪到我擔任新生的訓練教師,沒有任何幹勁。下達了一對一對打訓練的命令後就躺在一旁的長椅上閉眼休息。


武器相互撞擊的聲響是最好的催眠曲。打了個呵欠,雙手在腦後交叉,右腳抬起放到左腳上翹腳,非常愜意。


這大概是進來軍隊中最好的工作了。


遠離黏人的大狗,遠離煩人的霧氣,脫離被指揮官瞪的日常。喔,還有天馬的腹黑舉動。到底是招誰惹誰了我?


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丟到一旁放置play吧,先享受難得的──


「狩屋。」


假期沒了。


不耐煩的睜開雙眼,用鮮紅的瞳孔瞪著叫了名的霧野前輩。女孩般的面孔就在我的正上方,露出了迷倒許多無知新生的微笑。


「偷懶不好喔。」


他笑笑的勸告我,就好像是個優良的前輩。如果忽略掉那微弱的殺氣,應該是可以當作優良的──裝飾雕像。


翻身滾落長椅。差那麼幾秒,堅硬銳利的長刃就不會是刺在椅子上,發出那尖銳的金屬碰撞聲。


「前輩,院內禁止私鬥的。」


嘴上雖然這麼說,雙手指尖卻發出微弱粉色光芒,一條條絲線開始延伸,落到地上蔓延開來。雙方都露出強烈的殺氣相互碰撞,一旁的新生停下手上的動作,退開散開,給第一隊的強大前輩們足夠的打架場地。


「上次不是約好了在我房間過夜嗎?」


霧野一臉失望的說著,語氣中卻帶著戲謔。對於這個節操沒有下限的前輩我早已習慣。


「前輩有說過這種事嗎──?話說,我記得神童隊長應該有下令過你每天都得到他房裡過夜,難道前輩都沒有遵守嗎?」


裝傻的表情加上戲謔的語氣,說有多欠打就有多欠打。霧野臉笑笑的,看起來一點也不在意。前提是無視那從他身後溢出帶滿藍綠色光點的霧氣。


怒氣值MAX。難道霧野前輩真的沒有乖乖去神童隊長的房間……?


我的表情馬上變成一臉"你看看你,被我抓包了吼"的表情,換來的是差點被霧野前輩的霧氣糊滿了一臉。


「前輩!你沒喊開始啊!我還不想去找葵公主治傷口!」


迅速的向後退了幾大步,迴轉身體,順著離心力用力將手向上揮,帶起地上早已佈好的絲線陷阱向霧野襲去。銳利的絲線在霧野眼中彷如最脆弱的蛛絲,霧氣的光點改變為純粹的綠色,與絲線接觸的瞬間侵蝕掉絲線,毫髮無傷的解決掉粉色的陷阱。


我沒有停下動作,勾勾手指引發另一個陷阱,兩條線從兩側地板竄出,霧野正好處於中間。線交差,像是剪刀般,交差點迅速靠近目標。霧野向上跳起避開攻擊,揮手讓霧氣擴散,帶著紅色光點的霧氣沈到地面上,像是活著的生物般逐漸靠近四周的生命體。


「前──輩,還有新生在場呢。」


沒有起伏的語氣讓關心的話語變得扭曲,粉色絲線在意識的操控下化為網狀。


「死了的話會很麻煩的。」


靠近新生的霧氣被壟照住,隨手一扯絲線,網瞬間收緊將霧絞碎。像是慘叫聲的聲音迴盪在練習場,刺激著眾人的耳膜。


優雅落地的霧野微笑著讓霧氣繼續四散。


「嗯?反正這時間不是我當教師,責任可不在我身上喔。」


一句話將所有的責任撇清,不用照鏡子我也能知道我現在的表情鐵定是扭曲的。


「霧野前──嗚哇?」


我氣得想發動死亡吊鐘。手勢已經擺好,就差注入力量的時候。被人從身後用手抓住腋下給抬起。


「好了好了,你們在做什麼呢?」


絕對不能反抗違背的熟悉聲音讓我和霧野全身緊繃,直接看到人的霧野更是想找個藉口溜走。


「霧野,你是前輩吧?怎麼這樣欺負後輩呢?」


圓堂笑笑的看著霧野,不忘把手掌收緊。


劇烈的疼痛從腋下傳來,總覺得肋骨好像要被捏斷了。我死死的咬住下唇,忍著不叫出聲。


「殿下,我們這是在演練給新生們看呢。」


霧野微笑著撒謊。微微顫抖的身體和不斷冒出的冷汗出賣了他。


「演練是嗎?」


我看不見圓堂現在的表情,但是可以想像。大概是慣例的微笑,加上冷到骨子裡的冰冷眼神。


「示範給新生們看是很好,但是下次……」


雙腳再次踩踏到地面。被放下的我沒有任何安心的感覺,下一秒,就被往後拉,靠在身後的人的懷裏。寬大的手掌覆上胸前,撫摸著像是在尋找什麼。


「可別在鬧過頭了喔。」


溫熱的空氣呼在耳朵上,同時胸前的敏感點被用力捏住,我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句子的尾音上仰但那並不是疑問句。


「知、知道了。」


顫抖著說出句子。耳邊可以聽見圓堂的呼吸聲,無疑是一種刺激,特強烈的那種。尤其是敏感點還被捏著的時候。


我等等有空的時候去找那誰誰誰做過占卜好了,聽說很準。最近八成是走霉運了。


聽到回答的圓堂滿意的放開手。


「時間也差不多了,狩屋,讓新生解散吧。然後霧野,你晚點到我那邊一下。」


終於自由的我趕緊擺擺手讓新生們滾,絲毫不關心霧野前輩接下來會怎樣,頭也不回的直衝寢室。


END


评论
热度(4)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