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松風天馬X狩屋正樹

*突發的短篇,萌天狩不吃嗎?

*謹慎食用。



狩屋、正樹。


天馬看著與霧野前輩相談甚歡的狩屋,圓堂監督的話不斷在腦海裡迴盪著。


『                 。』


恐懼、害怕、難過,東西被搶走的嫉妒感,違背常理的背德感,全部混雜在一起。清澈的雙眼早已被攪亂變得汙穢,各種情緒相互交織,胃開始疼痛,額頭也開始冒冷汗,身體不自覺的顫抖。


『                。』


刺眼的笑容,只對著前輩露出的笑容。


為什麼?


最先碰觸到你的是我啊。


是我啊。


黑暗翻騰著,逐漸的脹大,想要將所有能觸及到的地方都給吞噬掉。


『                。』


終於注意到天馬赤裸裸的注視,狩屋轉過頭看向天馬。


「天馬。怎麼了嗎?」


橘偏褐的雙眼與灰色的雙眼對上。狩屋眼中滿是疑惑。


「沒、沒事。」


害怕心中所想的事情被發現,倉促的轉移視線,卻又忍不住偷偷的瞄過去。


狩屋早已把視線轉回,繼續跟霧野說話。


內心有些難過又覺得慶幸,難過著狩屋不再注視他,慶幸著內心不正常的想法沒有被發現。


他開始覺得那天聽監督的話留下來是不對的。


跟監督說出自己的煩惱是不對的。


『             。』


最開始的選擇錯了,後面就會一路錯到底,煞也煞不住,停不了。


監督在耳邊說出的話語猶如惡魔的呢喃,誘惑著自己跳入那黑暗的深淵中。


天馬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


理智與欲望拉扯著,就差那麼一點──


「嗚哇!」


驚呼聲把天馬的意識拉了回來。


滾動的足球在腳邊停下。


霧野壓在狩屋身上,從他們的對話和怒吼來看,貌似是霧野被踢歪了的射門給打中,順著慣性往前倒,因而把狩屋給壓倒了。


可是天馬聽不見。


他的注意力全在那兩人的姿勢上,還有狩屋臉上明顯的紅暈。


有什麼東西斷裂了。


很明顯的,很明顯的。


眼神變得深沉。


圓堂站在不遠處,將一切的情境盡收眼底。


「嗯,看來,成熟了呢。」


一如往常的露出笑著,說出的話語很輕,沒有人聽見。


一旁的鬼道轉頭看到圓堂的笑容,不知怎麼的覺得有些危險。


大概是錯覺吧?


鬼道搖搖頭,把那荒謬的想法給甩出腦海。




隔天,傍晚訓練完後狩屋跟天馬留下來收拾著足球場。


「嘿咻。」


狩屋將懷中的足球放進籃子中。


「這是最後的了。」


開心的露出笑容,終於能收拾收拾回家了。


天馬笑著,抬起籃子的一邊。


「狩屋,還沒結束呢。」


被叫到名字的狩屋連忙抬起籃子的另一邊。


在把籃子抬回器具室後是真正的結束了。


狩屋迅速的將隊服脫下要換回制服,天馬毫不掩飾自己的眼神,直盯著狩屋赤裸的上半身。


沒有察覺到天馬的異樣,狩屋穿上制服,從櫃子拿出書包背上。


一如往常。


「天馬快點,還要鎖門呢。」


催促著天馬,狩屋先走出了更衣室。


「耶?等、等我一下啦」


慌張的穿上制服,背上書包,在狩屋走出門的瞬間笑了出來。


那是一種異常滿足的笑容。


未關上門的櫃子,從裡面拿出了等等會用到的東西。將它拿在手裡,內心的愉悅無法停止,忍耐不住,越笑越開心。


「天馬──?」


狩屋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來了!」


將櫃子關上,跑出更衣室。


一臉不滿的狩屋站在外面等著,看到天馬走出來,就立刻張嘴催促。


天馬笑笑的,沒有說什麼。狩屋轉身準備要在聽見鎖門聲後就立刻往下走。


「啊,狩屋等等。」


在鎖上門後,天馬叫住狩屋。


後者一臉疑惑的轉頭。


「能稍微……跟我過來一下嗎?」


天馬笑笑的,握緊了藏在身後的東西。


「唔……可以是可以啦。」


狩屋思考了一下,雖然急著回去,但也不是不能再待一會兒。


得到回答的天馬露出燦爛的笑容。


迴盪於腦中的話語此刻變得更加清晰。


『既然你這麼喜歡,那何不將其囚禁於身邊呢?』


手中的罪惡之繩被拉開了。


是啊,既然喜歡,那為什麼不讓其變成自己獨有的呢?


「……天馬,那是?」




『你、是、我、的。』






天馬露出了和圓堂相似的笑容。




END


评论
热度(9)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