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柳/碧之雲/小黑/
諸多稱呼,任君選擇(?)。

大概就是放一些草圖吧這裡.....。

隨筆,架空。

閃電十一人go,架空。戰場。


今天朋友突然叫我寫戰場情境的片段,剛好最近的腦洞適合,就先依照設定寫了。


至於正文出現?大概是遥遥無期吧。Orz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感覺神經已經麻木了。剛開始還有些抗拒,覺得噁心。隨著時間流逝,抽痛的胃平靜了下來,不再去關注周遭的情形,只是一味的向前揮動雙爪,每次的揮舞爪子都帶起一片豔麗的紅色風景。


我,正在殺人。


「嗚啊!」


眼前衝過來的人的胸口,被泛著粉紅色微弱光芒的利爪撕開。血花四濺,身上的衣物早已被沾染到有些沉重,臉上的血也變成硬塊。


空氣中濃厚的鐵鏽味刺激腦中最脆弱的神經。


「狩屋,在這種時候恍神可不好喔?」


熟悉的聲音從視覺死角傳來,尖銳的利器碰撞聲讓人起雞皮疙瘩。


「別忘了,你只能讓我殺掉。你的身體我可還沒好好嚐過呢。」


霧野笑得像是偷了腥的貓,我對著他比了個中指。


「滾去嚐神童指揮官吧,傻逼。就算要給嚐也不是給你嚐!」


白色的霧氣包圍我們兩人,闖進霧氣範圍的敵人迷失了方向。兩爪指尖相互碰觸,再分開時出現了粉色光芒的利網,用力向下一甩,瞬間在地上蔓延開來。


「喔呦?這是告白宣言嗎?小狩屋真有閒情逸致呢。」


霧野笑笑的揮手讓霧氣散去,周遭視野一瞬間變得清晰。地上巨大的網黏住了敵人的雙腳,他們驚恐的試圖拔起自己的腳,可惜,那是沒用的。


「噁心的傢伙,誰在告白了?這是在讓你看清現實,你永遠也不會是我的獵物。更不會是狩獵我的獵人。」


抬起右手,將食指連接著地表巨網的粉色線往上一甩,被視為獵物的敵人們也被一同帶往天空,同時被粉色線包裝成繭狀,在上方形成了奇妙的景觀。


「死亡、吊鐘!」


拉下食指上的線,所有的線同時收縮。敵人的身體被割裂開來,鮮血飛濺,在巨網的範圍下起血雨。外面的敵人心生恐懼,完全不敢上前。


「哈哈,真是絕情呢。也是啦,硬碰硬大概會是你贏吧。畢竟我不是像你一樣,我的能力比較偏向輔助。」


在這短暫的休息時間,兩人背對背相靠,在體內不斷運轉"力量",試圖補充能力的能源,好應付接下來的戰鬥。


「那是因為場上有自己人。不然你發個毒霧出去不就通通解決了,才不用像現在這樣,累死人了。」


「喂喂,我的霧氣範圍可沒那麼大,要有那麼大我還得殺個百至千人才行呢。不然這樣好了,你的死亡吊鐘遍布整個戰場,不也能一次解決嗎?」


「別開玩笑了,要有那麼大,估計得吃了"王"才有可能。雖然線能延伸這麼長,但是我可舉不起來,也沒辦法一次綑住這麼多人。」


劇烈活動後的急促呼吸,不影響兩人的"日常活動"。血雨停了,粉色網還留在半空中,自網垂下的線密密麻麻,試圖爭取更多的休息時間。


「好了,無聊話就到這裡。已經很久沒聽到神童的指揮笛音了,你覺得本營有被攻破的可能嗎?」


「本營被攻破不可能。但是阻礙他觀看戰場情況倒是有可能,再說,那笛音不是指揮劍城較多嗎?我們基本上除了改變進退速度以外就沒接到其它命令了。」


「就算是指揮劍城,我們也能聽到。但是距離上次到現在,完全沒聽到笛音。完、全。」


「……。」


我沉默著思考,的確,上一次聽到笛音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腦袋中翻找著有關敵人的資料,上戰場前略微看了幾眼偵察兵拼死送回來的資料。無數的資料掠過,最後停在某個人。


瞪大雙眼,壓下心中的不安,悄悄將指尖抵在霧野的皮膚上。細微的絲線穿透皮膚,進入血管中,開始進行全身檢查。


「……狩屋?」


霧野覺得這份寂靜有些奇怪。


絲線不斷深入體內,從手肘、心臟、肺部,直到在脖子以上,連接著耳朵的神經線那邊。


發現了。


一瞬間,指尖拉動絲線。


「咕嗚!狩、狩屋?咯痾痾痾──。」


神經線被強烈拉動著,劇烈的痛覺在腦袋全身迴響著。霧野全身僵硬,腦袋裡被攪動得無法思考。


「白痴前輩!你個大蠢貨!」


轉身用力的劃開霧野脖子的皮膚,血液飛濺,隨著鮮紅色而出的還有如同食指一般粗大的暗紅色肥蟲,被絲線綑住,不斷的扭動身軀掙扎。


用另一手的絲線綑住蟲,原本的手則是指揮絲線將傷口縫住。


「霧野,你在戰場上大意──」


面對著一臉驚訝的霧野,話沒辦法說完。心臟一抽一抽的,有點痛。


「狩屋!」


自霧野背後湧出大量的白色霧氣,仔細看,那霧氣中還帶著點點粉紅磷光。雙手上那早已看不出原本顏色的雙刃刺向我身後,頓時感覺背上一陣溫熱感。


用力的將手握緊,粉色絲線攪碎了肥蟲,隨著每一次的呼吸都可以感覺到胸口的疼痛。喉嚨貌似湧上了些什麼,止不住,任由著從嘴巴流出。


「下、下次離那個綠頭髮一臉機車的敵人遠、遠點。那傢伙,擅長,放蟲。噁、噁心死了。」


滿喉嚨的液體讓說話變成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胸口劇烈的疼痛造成結巴的現象出現,視線開始模糊。


「狩……不能……眼……!醒……!」


耳邊的聲音破碎的像是斷了線的珍珠項鍊,一顆一顆,一字一詞,分開的連接不上。如同女孩子般漂亮的臉孔扭曲,有些想吐嘈刺激對方,但是嘴巴動不了。抬著頭硬是不往下看自己的胸口,紅色的天空跟著霧野的臉孔一起變得扭曲看不清,粉色的絲線消溶。


白痴,敵人來了還不快跑,光是用迷惑霧氣根本沒用,對方有個人的能力是能衝破這種小兒科霧氣的啊。而且你還站在原本的中央沒動,更容易被殺掉啊。


神童指揮官八成要揍死我了,要知道霧野可是他的寶貝啊。


在紅色跟粉色混合的視野中,被黑色遮蔽。暖暖的東西碰觸著臉頰,空氣中的鐵鏽味參雜了熟悉的味道。


「你,好慢。」


放心的閉上眼睛,讓身體倒進熟悉的溫暖中。


「回去、再揍你。」


微弱的聲音不知有沒有傳到那人的耳邊,現在才不管那個,我只知道。


我可以休息了。


评论
热度(2)
 

© 聖柳 | Powered by LOFTER